文化建设
  • 读《推拿》有感
  • 2014-05-15
  •                        读《推拿》有感

                                                ——蔡冬梅

    《推拿》是一部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作者是毕飞宇。初次读他的小说是在初中时借姐姐的一本2002年《小说月刊》上,记不清是哪一期刊了,并附有有他的一张黑白照片,他双臂靠在桌子上放松的表情透过燃烧的眼神仍透漏出他深邃的思维,定格的画面在我脑海里直到现在记忆犹新。 

     2013年《推拿》这部小说翻拍成同名电视剧,由国家一级演员濮存晰领衔主演,并在中央一套黄金档播出,可见这部书的重要性以及社会影响力。我先是一口气把书看完,然后再看电视剧,虽说都是艺术,但他们的表达方式是不同的。相对于书而言,在电视剧中很多情节都被改动,甚至结局也是南辕北辙,这是很多书与影视茅盾的共性,相对于影视,我更喜欢书的艺术表达。影视剧给人以希望、美好的结局。这部书是以盲人为主要刻画对象,探索作家们很少涉及的盲人世界,刻画入微,把每个角色都写得仿佛是注入新鲜血液赋予鲜活的生命,感情饱满,个性鲜明。

     王大夫——盲人在推拿房里都是以大夫相称的。本书以王大夫为主要刻画对象在自主创业的“沙宗琪推拿中心”以工作为线索展开他们之间的爱恨。上世纪末王大夫在深圳火车站附近掘第一桶金,改革开放中国各个行业百废待兴,深圳又被划分为经济特区,那个年代那个城市都是捞钱的非常时期,人一样的捞钱。人一疯,钱就疯;钱一疯,人更疯。这样一来忙碌的人把身体累垮了,就想尽一切办法补救疲惫的身体,中医推拿就是一个好办法。盲人大夫们靠自己辛勤的一双手养活了自己,并且有了积蓄开始挣钱了。以社会的一个不被关注的一类人从侧面见证了深圳的发展,中国的腾飞。王大夫在生活没有压力的状况下恋爱了,对象就是身边的盲人推拿师小孔,爱情的滋味让王大夫心花怒放。恰在这时,问题也来了,初衷是美好的,就是想多挣点钱,回老家开个店,让自己的心爱人做老板娘不再干这样的力气活吃这样的苦。问题出在股票上,股市就是一双看不见的手,抓住就不会放手的,钱被股市套牢,心灰意冷的王大夫带着小孔回了南京老家,还好小孔和他一起回来了。回家的他们不能啃老,也要吃饭的。王大夫带着小孔一起来老同学沙复明“沙宗琪推拿中心”这里寻一口饭吃,都是老同学,自是不会亏待。只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此时身份有所差别,这让王大夫很不是滋味,不知所措。

     沙复明,他是先天性失明,很会读书,如果不失明他就是读书的好料子,他自小跟爷爷学习古文、中医,后来学会识盲文,通过刻苦学习书文、人体解剖,人体各个穴位、经络就像一幅幅画映在他的大脑里,在行业里手艺自是了得,这也是他自视甚高的缘由。沙复明是在上海从推拿师开始做起,盲人在健全人圈子里混,总是受害的那一方。后来有了积蓄在南京的一条巷子里和一个朋友创办“沙宗琪推拿中心”,沙复明是推拿中心最大股东。沙复明自身有一种中国文人的儒雅气质,他所做的一切又和中国传统中医有很密切的关系,外表儒雅内心强大的他也是推拿中心的精神支柱。

     小马来“沙宗琪推拿中心”时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帅小伙,“帅”这个词是从别人那里说出的话,小马不知道什么是帅,他不爱讲话,是一个很安静的小伙子。9岁以前小马的眼睛是正常的,一场车祸之后,小马很快就能站立了,但眼睛却失去了应有的光芒。被父亲带着全国各个大城市被动接受治疗,漫长的等待让小马抓狂,最抓狂的是眼前怎么也撕扯不去的黑暗,着对于一个9岁孩子来说是残酷的折磨。于是小马着急了,就有了轻生的念头,自己在脖子上留下一块面积惊人的疤痕,温热的血液刺激的疼痛让眼前的黑暗靠边站,从那以后小马不着急了,他就沉默了,后天盲人的沉默更像沉默。仿佛没有内容,其实容纳了太多呼天抢地和艰苦卓绝。他的沉默上升到信仰的高度,在信仰的指引下,现在的“我”是上帝,而过去的“我”只能是魔鬼。从这个意义上说,后天的盲人没有童年、少年、青年、中年和老年。在涅盘之后,他直接抵达了沧桑。他稚气未脱的表情全是淡凉的内容,那是活着的全部隐秘。小马从小失去母爱,小说中的小马无法自拔的暗暗恋着嫂子——小孔,那是一种孩子依恋母亲的情怀,头发的飘香就是对母亲所有的记忆,嫂子的头发却有那种久违的味道。影视剧中的小马和都红被大家称为郎才女貌,且十分般配,这是小说和当下影视剧的差别,小说塑造的形象是更有思想何情感的,影视剧是满足当下人的某种需要,更商业化一些。

     都红来到“沙宗琪推拿中心”比王大夫和小孔早些,都红是个美丽的姑娘,她的美超凡脱俗,偏偏她自己不知道什么才是美。小马的脑海里有天空的颜色,有云彩的颜色,那就是小马对美的理解。都红对这一个抽象词怎么也形容不出它的形状、味道,书上说美是崇高、阴柔、和谐,什么又是崇高、阴柔、和谐?都红学推拿不能算是专业,只能说是半路出家,她还在盲校时大部分时间花在音乐上了。都红在音乐上听音记谱的天赋被音乐老师发现,却被这个复杂的世界扼杀了,被那些所谓“献爱心”的人同情着。她的出现仿佛是为了帮不健全人抵债的,她被别人认为是可怜的,活在健全人的世界里的同情里这让她无法接受。火热的舞蹈选拔大赛《舞林争霸》里有一个很感人的舞蹈,她本是聋哑人,通过读唇语和别人交流。让人催泪的是她真情表达的一席话,她说,“她是靠舞蹈靠本事打动别人的,而不是靠别人的可怜、同情”。健全人很容易做的事情在不健全人那里往往会被放大几倍几十倍,正常人可以很随意的想去哪就去哪,盲人却会遇到很多困难;健全人可以听到很多种富有韵律或嘈杂的声音,患有听力障碍的人不容易做到。同时被放大的也有优点,盲人的听力却十分敏锐,听力障碍者的专注力会集中。当然,他们的自尊心也会被放大几倍几十倍。维护残障人士的心理健康,这需要社会各界给他们一个良好的平等的环境。

     金嫣和泰来在“沙宗琪推拿中心”是一对恋人,他们与王大夫、小孔的恋爱不一样。金嫣是从大连追随泰来从上海来到南京的,他们的恋爱像是吸铁石与铁的关系,吸铁石走到哪,铁就跟到哪。徐泰来是陕西乡下人,他的前任恋人是小梅,小梅被老家父亲召回去跟一个老汉成亲,泰来不吃不喝只是唱歌,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二十一世纪初,唱到最后的泰来失声了,吐血了,喷在了一白色帷幔上,被大家称为“杜鹃啼血”。微博的力量是强大的,在大连的金嫣是听说了故事,感受到了爱情,就认定她的恋人叫徐泰来。我感叹金嫣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勇气。

     高唯,不得不说她是“沙复明推拿中心”的眼睛,不仅因为高唯是健全人,而且她为推拿中心的健康运转起到决定作用。高唯的工作是接待客人,给各个大夫分配工作,掌管财务。虽说高唯是健全人,但她没有因此在财务上有模糊不清的帐,她做事干练,为人公正。在影视剧中高唯这一形象设计更为贴切,人物更丰满。推拿中心还有沙宗琪的合伙人张宗琪,张宗琪的老婆杜莉,打扫卫生做饭洗衣的金大姐,因煤窑瓦斯爆炸失明的张一光。杜莉和金大姐都是健全人,相对于高唯,她俩又有点自私,毕竟社会上各个形象的人都有,这才丰富了小说内容。在这里不得不说小说与影视剧的区别,影视剧中,沙复明主内经营推拿中心的生意,张宗琪主外打点行政上的一切杂事,沙复明的形象更为饱满,他们两个人的优点集于一身,也就是说有电视主角应有的优点,影视剧中张宗琪是半盲人,是更看重钱财的一个形象。小说中,沙复明的形象性格外漏,处事张扬,能说会道,更像是一个老板,因医疗事故坏了眼睛的张宗琪心事很重,极度的内敛,相对于处理日常管理的沙复明,他更愿意在推拿房上钟。看似很和谐的他们两个合伙人,暗中却隐藏了各自的心事,在推拿中心吹起的的风云更是一次更紧一次。

     读《推拿》,我接触到“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的世界。他们和我们一样,仅仅是“一张帘子”的区别,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一双温暖的手牵他们走过人生的十字路口。

  • 相关附件下载: